网络婚纱租借价格交流组

退伍特种兵——昔日兵王火车上被大美女一见钟情,无奈成了大美女的合租密友加贴身保镖

军魂网社区2020-03-08 13:44:59


       简介:

 昔日兵王火车上被大美女一见钟情,无奈成了大美女的合租密友加贴身保镖,一个小美妞也就算了,万万没想到,一大波美女正在靠近,史上最强小保安即将横空出世!


第1章 霉运兵王

"老子要过普通人的生活!要成家!要立业!要媳妇儿……"

叶成在火车站怒吼了一嗓子后,不顾旁人看煞笔似的眼神,踏上了春运的火车上。

十八岁参军,做了半年的新兵蛋子,因表现条件优异,被狼牙特种大队破格选走,六年生死磨练,令他百炼成钢,成为了最骁勇善战的王牌特种兵,狼牙大队的一把尖刀。

可惜人生无常,世事难料。被上级看好,认为前途无量的他在三个月前的一次任务犯了大错,狼牙特种大队忍痛让他提前退伍。

猛然离开生活六年多当成家一般的特种兵大队,离开那些曾经多次同生共死的好兄弟,而且还是强制性退伍,令叶成一时难以接受。在老家休息调整了三个月,他的心态才彻底转变,于是决定前往国际大都市东海,开始过尝试下普通人的生活。

叶成这次已经给在东海市混得风生水起的一名退伍老班长打过招呼,准备去投奔他。所以出门的时候,只象征性的带了一百块钱,美名其曰白手起家。

"请各位旅客配合我们的工作,出示下车票。"两名乘务员走入车厢,挨个检查起车票。

叶成瞟了一眼乘务员,没好气的低语道:"倒霉,好容易逃次车票,想省点钱,还遇上查票的了。"

他转动眼珠计上心头,两步来到不远处的厕所外,急促的敲打起厕所门,装成憋屈的声音道:"里面的大哥,麻烦您快点,我肚子疼要憋不住了。"

"等下!"厕所里传来甜美悦耳的女人的声音,光听这声音绝对能给十个加号。

"是个女人,那更好办了!"叶成一脸邪恶的坏笑,单手推着厕所门,做好随时闯入的准备。

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,厕所门打开一道缝隙。叶成猛力推大门缝,身体滑入泥鳅一般钻入了门内,随手又将厕所门反锁上了。动作迅速娴熟,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是逃票惯犯。

厕所里站在一名年轻女子,刚整理好衣服准备出去,突然发现一名陌生男人闯了进来,还没来得及尖叫,眼前一花,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

叶成的手接触到女子细皮**的脸蛋,手感十足,仿佛一掐一股水,笑眯眯的说道:"别怕,我不是坏人!"

这名女子大概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,皮肤水嫩。紧颦的柳眉下一双明若寒星的凤目,满含怒气的盯向叶成。秀气挺直的琼鼻,虽然看不到嘴巴,但也能想象出绝对是个大美女。

叶成心里暗赞一声:极品御姐!

"呜呜!"陈落雪慌乱的挣扎起来,愤怒的美眸看着眼前陌生男人的笑容,觉得极其猥琐龌龊,怎么看都像是大色狼。

她心中咯噔一下,顿时变得紧张。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真有不怕死的敢在火车上行凶,不知道他是要劫财还是劫-色?

劫财还好说,陈落雪真怕这陌生男人是企窥她美貌的疯狂大色-狼,会在厕所里把她那啥了。

稍微慌乱之后,陈落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满含怒气的眸子立刻变得媚眼连连,脸色换成一副主动勾引汉子的无媚神态。频频向叶成放电,如同在鼓励叶成赶紧把她拿下。

第2章 你想多了!

美貌如花的大美女主动勾引,是男人都难以招架,叶成顿时觉得精神一懵。即使无心做色狼,脑海中也涌现出某种冲动,好在叶成意志力异常坚定,这个念头一闪即逝。

小色-狼,敢劫姐的色,我废了你!陈落雪冷不丁抬起右腿,用小巧的膝盖撞向叶成下。

换成其他人肯定在美人计的迷惑下,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膝盖顶上。但叶成曾经身为王牌特种兵的身份可不是摆设,如果真被女人放倒,丢人可丢到姥姥家了。

他眼疾手快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右手,一把按住了陈落雪的大腿,向后稍微用力便将她推到了车厢之上。

火车上的厕所空间本来就非常小,两个成年人在里面活动显得非常拥挤。叶成这一推,整个身体几乎贴到了陈落雪的身上。

叶成能清晰的感受到御姐,手感不是一般的好。他尽量保持风度,慌忙向后挪动下身体,解释道:"我说这位大姐,您别乱动好不好。我绝对没有恶意,更不是无法无天的色狼,你误会了!"

陈落雪见美人计失效,刚想抬起右手给这个流氓一耳光。当她彻底看清楚叶成的容貌后,微微抬起的玉手又悄悄放了下去,甚至连挣扎的身体也安静下来。

一个常在梦中出现的男人的脸庞浮现在脑海,她的内心的怒火变成了激动不已"是他吗?三年了,终于再次遇到救命恩人了。"

叶成见眼前的美貌御姐一动不动,以为把她吓坏了,心里一软,极为不舍的松开按着陈落雪大腿的右手。

"这位大姐,我真的不是坏人,请听我解释。你别喊,我马上放开你,同意的话就点点头。"

"呜呜!"陈落雪小鸡吃米一般频频点头。

叶成又松开了左手,陈落雪的容貌彻底展现在他眼前,二十六七岁的样子。薄薄的两片性感红唇,配上精致的脸蛋和无可挑剔的身材,性感动人,绝对是极品美女,远超叶成的想象。

他双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动作,让这位美女姐姐明白他不会再轻举妄动,然后带着歉意道:"没吓坏你吧?"

陈落雪喘了几口气,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眼神,似笑非笑道:"说吧,你对姐有什么企图?"

"没有任何企图,我不是色狼。"叶成诚意十足的解释道:"因为我的火车票不小心被朋友拿走了,外面正在查票,迫不得已才会闯进来!"

他刚解释完,敲门声便响起"查票,麻烦里面的人把票递出来。"

叶成暗自感慨这乘务员太特么敬业了,连厕所也不放过,小声对面前的大美女道:"大姐,你带票了吧?帮帮忙!"

"暂时相信你。"陈落雪伸出削葱根般的手指拉开精致的挎包,拿出一张火车票,将厕所门打开一道仅仅能通过车票的小缝隙,把车票递了出去。

很快车票又递了回来,门外响起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乘务员走向另外一个车厢继续查票。

叶成感激道:"太谢谢你了,不知道大姐如何称号?"

"陈落雪!"陈落雪抛给叶成个媚眼,"要不要姐把电话也给你?"

叶成脸色一红,"不……不用给电话,我对你真没啥想法。"

陈落雪挺了挺胸膛,舔了舔嘴唇,吐气如兰道:"有贼心没贼胆!"

"那个我还有事!"叶成开门落荒而逃,再待下去真扛不住美貌御姐的主动勾引。这角色转换也太快了,怎么感觉这女人更像个饥渴的女色-狼。

陈落雪看着叶成仓皇的背影,弯腰娇笑起来,花枝乱颤。她也快步走出厕所,差点撞上一名等着上厕所的老者。

老者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陈落雪,还偷瞟几眼她的胸前,不住的摇头小声嘀咕道:"现在的小年轻情侣真是开放,觉得车-震不过瘾,还玩起火车-震来了!"

"火车-震!"叶成差点笑出声来,心想:这老爷子真是与时俱进,连火车-震都知道。可惜我也就饱饱眼福,真跟大美女来次火车-震,做鬼也值啊!

第3章 揍死你

老者的声音虽小,但三人间的距离非常近,陈落雪听得清清楚楚。俏美的脸蛋"唰"就变得通红,一直红到了耳根,如熟透的红苹果般妩媚动人,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咬一口。

"这是怎么个情况?"斜靠在挨着过道的一名青年男子,猛然看到同事陈落雪跟一名陌生男人一前一后从厕所里走了出来,顿时怒不可遏的站起身,冲了过去。

叶成重新站到车厢连接处,转身发现极品御姐还跟着他。

陈落雪的脸色微红,停下脚步,顺势站到了叶成对面。

"你妈的流氓!"此时青年男子冲到叶成近前,怒骂一声,抡掌狠扇向叶成的脸颊。

叶成觉得莫名其妙,左手快速抬起如鹰爪般抓住了青年男子的手腕。

敢主动找茬,算你倒霉!他翻转右手,毫不犹豫的一个大耳光扇在青年男子脸上。

"啪!"这一巴掌抽的那叫一个干把脆,大半截车厢的乘客都听得清清楚楚。打脸是讲解技巧的,并不是说力气越大抽得越响,恰好叶成深蕴此道。

青年男子惨叫一声,眼冒金星,脸上一片红印,被叶成的掌掴给抽蒙了。

不明情况的乘客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,不过没人上来劝阻,都抱定一副看热闹的心态。

陈落雪急忙拉开两人,斥责道:"王中强,你想干什么?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打人?"

看清楚,是我被打了好不好?王中强一脸的委屈和愤怒,捂着腮帮子道:"落雪,我是想帮你。这家伙在厕所里是不是对你耍流氓了?"

叶成顿时明白了,原来这两人认识,肯定是看到他和陈落雪一起从厕所里走出来,产生了误会。反正是这家伙先动手的,自己抽他耳光算是自卫。

陈落雪板着脸道:"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你哪个眼看到他对我耍流氓了?"

王中强辩解道:"我刚才看到你跟他一起从厕所走出来,还以为他对你耍流氓了,才会帮你教训他。"

叶成冷笑道:"你小子搞错了吧,是我赏了你一巴掌。就你这小身板还有教训我,真是打肿脸充猪头。"

王中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怒火升腾还想动手,找回面子。叶成面色一沉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凌厉如刀般的眼神吓得王中强不由的哆嗦一下,下意识后退一步。

陈落雪冷淡的说道:"王中强,这没你什么事,回去吧!"

王中强心里极度不平衡,本来想来个英雄救美,没准能博得陈大美女的倾心,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。他咬牙,强忍着怒意道:"落雪,你也跟我回座位,不要跟不三不四的陌生人打交道。"

陈落雪微怒道:"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,你管得太宽了。"

王中强一脸的尴尬,自找台阶道:"总裁把你托付给我了,火车上我就得对你的人身安全负责。"

陈落雪马上变得寒如冰霜,语气强硬的说道:"王中强,请注意你的措辞。我的人身安全我自己会负责,用不着你操心。"

"算我多事。"王中强一脸苦逼的表情,乘兴而来败兴而去,临走前还不忘用恶毒的目光狠瞪叶成几眼,壮着胆子道:"小子,我记住你了,以后走着瞧!"

叶成抬起胳膊,戏谑的说道:"别以后啊,想动手就趁现在。"

王中强一缩脖,挤开人群落荒而逃。他也不傻,偷袭都没能打到叶成,还被一个眼神吓退,再动手,恐怕就不是当众赏一巴掌的事了。逃出人群,他咬牙切齿愤恨不已道:"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扇我的脸,他妈的臭小子敢扇我,让我在东海市遇到你,非弄死你不可。"

叶成靠到车厢上,眯着眼睛嘀咕道:"怂蛋,也就敢嘴上说说。"

陈落雪看了看叶成道:"刚才那人是我同事,你别跟他一般见识。"

"他还不配。"叶成偷眼欣赏着陈落雪的美貌,忍不住问道:"大姐,你怎么不跟他回去?"

陈落雪脱口道:"还不是为了你。"

"为了我?"叶成一愣,不明白陈落雪的具体意思。

陈落雪嗓子中发出甜美动听的声音,一下酥到了叶成的骨子里。

"姐的意思是,你还没跟我说谢谢呢!"

第4章 美丽的误会

这女人真是妖孽啊!不知会把多少男人迷死!叶成故作镇定,一本正经的说道:"再次谢谢大姐替我解围,感激不尽!"

陈落雪露出俏皮的笑容,"你逃票,我刚才也算是救你一次,想一句谢谢就把姐打发了?"

还别说,如果女人长得漂亮,连一颦一笑都那么迷人。陈落雪的笑靥如一阵春风拂面,让叶成的春心一阵荡漾。他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,直接投降道:"那你想我怎么谢谢你?"

陈落雪反问道:"你要坐车去哪?"

叶成回答道:"东海市!"

陈落雪眼中闪过一抹喜色,"正好我在东海市工作,下车之后你请我吃饭,就当是对我表示感谢。"

换做以前请大美女吃饭,叶成到无所谓,甚至求之不得。但现在他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就一百块钱,请人吃饭又不能太寒酸,一百块钱肯定不够。与其丢面子,还不如不请。他苦笑道:"真是不凑巧,我现在一分钱没有,请不起!"

陈落雪一愣,这什么人啊!姐放下矜持,主动要求你请我吃饭,这家伙竟然坦荡荡的说没钱。难道他有女朋友了,不敢请别的女孩吃饭?还是这家伙是铁公鸡一毛不拔?还是因为我的魅力不够,不足以吸引他?

一瞬间,无数想法涌上心头。陈落雪把心一横,好不容易遇到寻找三年的男人,岂能再次轻易让他溜走。她有些蛮不讲理道:"我不管,没钱也得请姐吃饭,否则我就去乘务员那揭发你逃票。"

叶成哭笑不得,这女人好像碰瓷的一样,黏上自己不放了。

"我现在确实没钱,不如互留个电话,等下次再见到你,绝对请你吃大餐。"

火车上邂逅个陌生的大美女,还有跟她一起吃饭的机会,有点主动投怀送抱的意思,是男人都不想错过,叶成也不例外。但他囊中羞涩,只能推脱。

陈落雪可不想错过深入了解救命恩人的机会,坚定的摇摇头"下次见面说不定是什么时候,必须下车以后马上请。"她心中失落,倒不是因为叶成再三推辞请她吃饭,而是这么长时间了,他还没有想起自己。

叶成转念一想,请就请,大不了到时候找个借口去卫生间,然后开溜,放大美女的鸽子。于是说道:"行,我答应下车请你吃饭,不过提前说好我可真没钱。"

反正预防针给你打了,到时候别怪我逃单,自己付钱。

陈落雪娇笑道:"小弟弟,你可得说话算数哦!"

临近黄昏,列车到达终点站东海车站,旅客们提着大包小包相继下车。陈落雪好像生怕叶成跑了似的,一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,甚至下车都没跟公司同事王中强打招呼。

有个极品御姐型大美女做跟班,叶成接受着一路上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心里觉得极为舒服。但他始终弄不明白,这位极品大美女唱的是哪一出,让他请吃饭真的这么重要?

如果被个对不起观众的恐龙级别的女人缠上,叶成到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但被个如花似玉的极品大美女纠缠上,他反而觉得太不正常。

难道因为我长得帅,看上我了?这怎么可能。他对自己的容貌相当了解,绝对是那种扔到人堆里,一时半会儿找不出来的大众脸,跟帅气完全不搭边。

"主动投怀送抱,我还怕你不成。"想到这,叶成露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。

陈落雪对火车站一带很熟,三拐两拐把叶成带到了一家大型酒楼,找个靠着窗户的位置坐下。

不用看菜单,叶成也知道这里的饭菜肯定贼贵,莫非把我当冤大头宰、花钱不眨眼的富二代?他心中暗笑,到时候谁当冤大头还不一定呢!

拿过菜单,叶成很绅士的递给了陈落雪,故作大方道:"想吃什么点什么,不用客气。"

陈落雪真没客气,连点了六道菜,都是这家饭店的招牌菜,也意味着几乎都是最贵的菜。最后要了一瓶饮料,问过叶成之后,给他要了一瓶冰镇啤酒。

按照国际惯例,跟美女共进晚餐,都是男士主动打开话匣子,吹嘘一番自己的光荣事迹,以博得美女的垂青。但点完菜之后,陈落雪足足等了三分钟,叶成一语未发,就好像跟她没有共同语言一样,一直盯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看的津津有味。

第5章 带你去开眼

她首先沉不住气了,假装很随意的问道:"叶成,你做什么工作的?"

为了弄明白这大美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叶成选择以静制动,如果对方有什么目的,肯定会沉不住气,果然陈落雪首先开始攀谈。他平淡地回答道:"无业游民!"

陈落雪继而不舍的追问道:"那你有没有当过兵?"

叶成一愣,"当过,你怎么知道?"

陈落雪神秘的笑道:"姐能掐会算,一看就知道你当过兵。"

鬼才相信你,叶成还不至于在美色面前丧失理智。

"我特别崇拜当兵的!"陈落雪违心的出卖了自己,单手托住脸颊,支撑在餐桌上,一脸崇拜的看着叶成。披肩长发滑落,遮挡住小半边俏脸,别有一番风情。长长的睫毛眨动着,红唇微启道:"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当兵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或者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?"

偷眼欣赏着陈落雪迷死人不偿命的美貌,叶成心中给她打上了"极品"的标签。

做特种兵的事情,叶成可不敢乱说。他淡淡的笑道:"我当的是普通步兵,能有什么特殊的事情,每天就是枯燥的日常训练、拉练,然后再训练,再拉练,累得跟死猪一样。"

陈落雪心里非常失落,难道他真得想不起曾经救过我?

吃饱之后,叶成坦荡荡的说道:"陈小姐,我现在确实身无分文,这顿饭还得你请,日后我加倍再请你。"

"以后叫我姐,喊小姐跟做那啥的似得!"陈落雪笑道:"这顿饭我也没打算真的让你请,你身无分文,打算去哪?"

"随便找个公园凑合一宿吧!"叶成平淡的语气中流露着穷困潦倒,只能露宿街头的悲凉,演技直逼职业演员。

陈落雪诱惑道:"如果你真没地方住,可以去我那。姐居住的两室一厅,正好打算招个合租的,房租还打折哦。"

大美女主动要求跟叶成合租,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加掉林妹妹的美事。

难道退伍还是件好事,我要开始走桃花运?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。叶成心里美滋滋的,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,"你就不怕引狼入室?"

陈落雪摇摇头,用威胁的口气说道:"忘了告诉你,姐可是苦练了三年跆拳道。遇到色狼,我会一脚把他踢废了,所以不怕。"

她永远忘不掉三年前的那个夜晚,差点被丧心病狂的色魔凌辱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时候,一个男人有如神助般从天而降,救了她一命。

当时那个男人身穿迷彩服军装,肌肤呈古铜色,大概二十几岁,英气的脸庞带着嫉恶如仇的愤怒。当陈落雪从恐惧中摆脱出来,青年男子已经押着色魔登上一辆军用吉普车扬长而去。她都没来得及向男子表示感谢,甚至不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,但此人的容貌却深深烙印在了她的心间。

眼珠一转,陈落雪又提议道:"要不要姐带你去酒吧或KTV开开眼界?里面有很多漂亮美眉哦!"

叶成不动声色的拍马屁道:"除了大姐之外的漂亮女人,在我面前都是浮云。"

无论女人长相怎样,称赞她漂亮,永远是对的。陈落雪明知叶成在拍马屁,心里依然美滋滋的,不忘赏给叶成个诱惑的媚眼"还是弟弟会说话,一会去HAPPY姐就破例请客一次。"

"姐,你真慷慨大方。"叶成继续拍马屁,"KTV就不用去了,我怕一嗓子把你吓跑了。"

"那今天就去酒吧!"陈落雪眉飞色舞的大笑道:"明天我多找几个姐妹再去KTV,看你出丑。"

叶成满脸的黑线,遇人不淑啊!

燕京的夜晚比白天还要热闹,路上长水马龙,霓虹闪烁。人行道两旁的人群熙熙攘攘,无数衣着时尚性感的男女三五成群,开始绚烂多姿的夜生活。

叶成开车,在陈落雪的指引下,来到一家名为"怡情酒吧"的地方。

下车后,陈落雪非常大方的挽起叶成的胳膊,如一对热恋的情侣般走向酒吧。嗅着身边不时传来的香水混杂着幽幽体香的香味,叶成心里乐开了花。


扫描或长按二维码阅读更精彩


Copyright © 网络婚纱租借价格交流组@2017